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35中文 >> 蛊夫 >> 第61章 村民的怨恨

第61章 村民的怨恨

“废话,不是他,我会舍得扔吗?”樊守没好气的道。

“真是他啊!”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气愤道,“他怎么能这样呢?就算大虾子是条蟒蛇,他也不能这样狠的扔它呀,他以前可是温文尔雅的,怎么变成这样了?还有他换血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守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樊守闻言冷哼一声,“什么变,他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以前隐藏的很深而已。现在,他身体里的情蛊除了,自然暴露出本性来了。”

樊守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很难接受,我觉得汪洋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他之前救那个婴儿,直到累的实在没力气了,才放弃。而且,经常免费给村民治疗,这样的人不应该是残忍的人才对。

“怎么不说话了?不信我说的?”樊守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虽然汪洋今天是怪怪的,可以前真的很好啊。”

“我的呆瓜老婆呀,之前他是有阿珠的情蛊束缚,所以才不敢太放肆,对阿珠那是尽心尽力,为了让她身体活着,真是什么样的招数都使了。现在情蛊一取出来,我看阿珠恐怕也活不了几天了。”樊守朝我道。

“为什么他要阿珠活?如果阿珠死了,那个虫子不会也死掉?”

“怎么可能呢!因为中情蛊的那个巫蛊师要是死了,被中蛊的那个人也会死。所以,汪洋之前才会处处表现的对阿珠那么顺从的。”樊守解释道。

一听他这话,我觉得很难以置信,“守哥,可汪洋说他是被阿珠操控的,才顺从的……”

“以前他是被操控了,但不是真的那么顺从。但以后他不需要顺从了。他们两口子,互相想要算计对方,我就帮助他们,让他们两个先斗,最好斗个鱼死网破的,到时候,我也好对付一点。”樊守说到这,得意的上扬唇瓣,瞬间就像来了力量似得。

我有点听不懂他的话,就转移话题,“阿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虽然她瘫痪了,可我觉得她很厉害,居然还能坐起来,还能说话,就连汪洋好像都挺害怕她的。”

我这么一问,樊守收了脸上得意的笑容,深深的叹口气,表情凝重的说道:“阿珠之前应该不是从山上采药摔下山瘫痪的,而是她想偷练禁术,从蛊师直接越级成为活蛊人,结果没成功,反倒是把自己整的不能动了。”

“阿珠原来也是巫蛊师吗?”我恍然大悟起来。

“你不是问废话吗?不是巫蛊师,怎么给汪洋下情蛊?……不过她从小就爱投机取巧,利用邪术来养蛊,她阿爹生前劝她,她不听。后来她还让汪洋用现代医学,应该是什么化学毒药把练就了百毒不侵的阿爹害死了。她阿爹死后,她就更是肆无忌惮的偷练邪术。之前我以为蛊魔是别的寨子里的人,后来桥断了,蛊魔还是能出现,所以,我就知道蛊魔就是我们本村的人,我怀疑过很多人,唯一没有怀疑到他们,现在我敢肯定是他们了。”樊守道。

“他们?守哥,你认为蛊魔不止一个人?还有,你怀疑的是谁?阿珠和汪洋吗?”我心里有点紧张了。

可汪洋不会蛊术啊?

但我想起之前汪洋脖子上贴着筋骨贴的事情来。

心里有点慌,应该不可能吧?如果是这样,我真的不敢信任何人了!

“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肯相信,所以,还是你以后慢慢看吧。不过这段时间,我们俩个都要好好养身体,不然能不能活着离开村子都是个问题。”樊守说到这,厚重的浓眉越拧越紧,一脸的凝重表情。

我却觉得他多虑了,这有什么离得开离不开的呢?到时候把桥修好,不就离开村了吗?

然而我真的是太天真了,随后的几天时间里,不管老族长派谁去山下修桥,都会是有去无回。到最后,没有任何人敢下山去修桥了。

老族长没辙,就打电话给镇上,让镇上的人来修桥,并且让樊守过去看着点,他自然担心我一个人在家出事,所以,就让我跟他一起。我们来到山下,看到镇上的几个工人,刚把桥的绳索弄过来。结果就飞来好多的血红色的蜜蜂,把他们一顿狂蜇,樊守想救他们,奈何隔着一条湍急的河流,他根本就救不到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血红色的蜜蜂蜇死。

看到那些血红色的蜜蜂之后,我问樊守那是什么蜂子,樊守皱着浓眉很不安的告诉我,“那是一种常年采毒红花蜜的蜜蜂,身上的毒针也比一般的蜜蜂毒万倍不止。这种毒红蜜蜂,是只有蛊魔级别的巫蛊师才能养的出来的……”

“那你的意思是,这蜜蜂是蛊魔养的咯?”我慌了,这么说来,蛊魔是在阻碍村民修桥,看来,他真的和他说的那样,不会放过村子里的每一个人!

我好害怕,难道我们就要死在这个村子里了?

“当然。村子里只有他能养的出来。他这是不肯放走任何人!看来,我们要想别的法子离开了!”樊守叹了口气。

从这之后,无论族长怎么给镇上打电话,都没有任何人肯来这边修桥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桥彻底的修不好了。而且村子里每天都在死人,一开始是老人,后来慢慢的是小孩。这让村民们都慌了,知道是中了草鬼,所以,本来门可罗雀的我们家,最近变得热闹起来,常常这家走了,那家又过来了,大多都是过来问樊守讨要防蛊虫的方法,以及怎么对付蛊虫的。

樊守就很耐心的告诉他们怎么做,有时还做一些防蛊虫的药水给村民。

一开始几天还能起点效果,可没几天,又有人被蛊虫害死了。村民开始急了,一个个跪在我们家门口,请樊守把蛊魔捉住,还村子一个安宁。

樊守一开始说他能力有限,帮不了他们。后来,村民就见情况不妙,成群结队的往村外跑,结果,要么失踪再也没回来,要么就是死在半路上了。村民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恐慌的不得了,村子里天天都是各种绝望的哭声。

老族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召集大家来到祠堂后,让大家全部给樊守磕头,让他救村民,捉蛊魔。

樊守还是说他能力有限,捉不到蛊魔。这一下惹怒了村民,当场就对着我和樊守扔鞋扔菜叶什么的,骂樊守见死不救,骂他就是个空有虚名的窝囊废蛊公。

樊守一直将我护在身后,闭着眼睛,默默承受着村民的侮辱。

慢慢的村民都走了,就连老族长都朝樊守呸了一口,失望加气愤的离开了。

他们一走,我就从他身后走出来,拿出手帕给他擦脸上的脏东西,哭着质问他,“都死了这么多村民了,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抓蛊魔呢?你究竟在怕什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我现在动手,死的人更多。”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目光变得很无奈,“碧落,你是不是也生我的气了?”

我点点头,“嗯。我觉得你变得好不负责任了,前几天你还做药水给村民,现在你都什么也不管了,只顾着养你的那些虫子。”

“连你都这么认为了,看样子他们也会认为我放弃反抗了。”樊守却听完我的话,嘴角一扬,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见状,就问他,“守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蛊魔是谁呢?”

我记得前段时间,他说话时,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对汪洋和阿珠的怀疑来,所以,这段时间我特意观察过汪洋。我发现,他这段时间老是休息,村民找他治病,他总是闭门不见,对村民说阿珠快要不行了,他要陪阿珠。我好几次去找他,他也不开门,就有一次开门让我进去了,但并不让我上楼看阿珠,而是对我说,让我再等他一段时间,然后他和我一起走。

我当时觉得他在开玩笑,熟悉山路的本村村民都逃不出去,他怎么能带着我逃出去呢?他似乎看穿我的心思,告诉我,他会用事实来证明的。最后就把我赶出去了。

从那之后,汪洋几乎都没出过他的诊所,诊所也没再进去过人。村民都被蛊虫折磨的苦不堪言,自然没有心情在乎汪洋。

但我却越来越觉得汪洋可疑了。

这会我就是想问问樊守,让他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

樊守回答我道:“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老婆,我答应过他,不告诉你他的身份,所以,我不能言而无信。不过你放心,你男人不是个软蛋,他害死这么多村民,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他的!”

“嗯,我信你!”不管樊守说什么,我都信他。因为在这个村子里,他就是我最亲的人。所以,我不信他又信得了谁呢?

我们随后从祠堂回到家,发现家门口被村民泼了好多大粪,有些村民还在家里唱骂,因为方言太重,唱的咒骂的歌好多我没听懂,所以,并没觉得有什么。可樊守听后,手紧紧捏拳,脸上忍得青筋都暴露出来了。

我在一旁也不敢说话,怕樊守发火。

我其实很怕他发火的,虽然他发火不伤害我,可摔东摔西的,让我很害怕。

“阿守,你这蛊公的位置该让了!”就在樊守隐忍的时候,樊雅这么多天第一次出门了,并且穿的花枝招展的,头上带着厚重的银饰帽子,走路时发出悦耳好听的声音。

我看向她时,她眸里瞬间就升出冷冽的神色来,死死的剜着我,恨不得把我用眼神给凌迟了。

她的眼神太吓人,让我下意识的往樊守身后缩了缩。

樊守看向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然后鼻哼一声,“不错嘛,血蜘蛛的毒,一个月就解了。怎么,还想再来一个月?”

说话间,樊守将手一伸,一只血红色的蜘蛛就爬上了他的指尖。

樊雅一看到,收敛了嚣张的气焰,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樊守,你别以为这样我就怕你!哼,你生为大樊村寨的蛊公,居然不帮村民除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草鬼害死,你根本就不配做大樊村的蛊公!”

她这话说的声音很大,对面的邻居,樊小小夫妻在楼上打开窗,就朝这边看来,一脸的气愤表情。

再看看隔壁那些村民也是打开自家的大门,朝这边伸过头来看,有些胆子大的,还附和樊雅说是。樊雅见状,底气就足了起来,这会扬起下巴,得意的看着樊守。

樊守鼻哼一声,不屑道:“我不配做大樊村的蛊公,难道你配?”

樊雅双手抱胸,眯了眯眼,笑道:“那当然!虽然我的蛊术不如你高,但是,我愿意为村民冒险,去找蛊魔除蛊虫!就凭这一点……”

她说到这顿了顿,然后转身扫了一圈四周已经围过来的村民,朝他们问道,“就凭这一点,大家说,我配不配做大樊村新任蛊公?”

这个死女人,趁人之危!

我气死了!

村民们这会居然都点点头,不知道谁小声说了句,樊雅本来就是老蛊公的女儿,她做蛊公天经地义什么的,第一个村民这么说,接下来的那些村民一个个都附和他,一个比一个声高的拥护樊雅做新任蛊公了。

樊雅挑衅的摊开手,朝樊守笑道,“阿守,你听听,大伙都说让我做这个蛊公呢?你要是还死赖着不让位置,恐怕也只有丢脸的份了吧?”

樊守环顾周围村民,只见他们都举手大喊着让樊雅做蛊公,他的手紧紧捏拳,那只红蜘蛛都似乎觉得不对劲,钻回他的衣袖里去了。

我看到他紧捏拳头的手,青筋暴露,骨骼发出咯咯的响声来,我心里好难受,头脑一热,从他的背后走出来,大声的朝周围的村民喊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守哥,当初你们中蛊的时候,他只要看到,哪一次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帮你们除蛊的?你们朝他讨要除蛊的方法,和除蛊的药水,他是没告诉你们,还是没给过你们?你们又知不知道……他曾经为了除掉村子里的腹蛊虫,将你们支出村,自己当诱饵,想要让腹蛊虫统统钻进他的身体里,然后,让我点火把他和腹蛊虫一起烧死,牺牲自己来救你们!你们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呢?……是,守哥现在没有答应你们说去找蛊魔,可不表示他不想帮你们,而是有……”

“够了!”樊守不等我话说完,一把将我拉回来,朝我吼道,“烦死了,别说了。什么蛊公不蛊公的,劳资压根就不稀罕,谁要当,谁当去!”

“守哥……你为他们做那么多,怎么可以任凭他们侮辱呢?”我替他不值,也替他心疼,他为了村寨的这些翻脸不认人的村民们,连命都差点丢了,可他们倒好,不但不感激就算了,还这样侮辱他!

越想我越难受,泪水就这么从眼眶里不停的冒了出来。

樊守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把将我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不要说了,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走,我们回家!”

抱完我,他就拉着我的手往家走。

可樊雅却喊道,“站住!”

樊守扭过头朝她瞪过去,“你想找死?”

樊雅不屑的鼻哼一声,“樊守,你现在不是蛊公了,住在村民腾出来的屋子不合适吧?”

她这话一出,本来安静下来的人群中,又有几个人附和她。这下慢慢的村民都附和樊雅了,毕竟她现在是蛊公,如果村民们不和她套近乎,她将来不帮他们可怎么办?所以,大家都开始她说什么,都附和了。

我感觉到樊守听到樊雅说这话的时候,牵我的手力度越来越大,似乎是气愤极了。可他却鲜少的没有发作,而是淡淡的丢下几个字,“我们今晚就搬!”

樊守都这样说了,村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樊雅却眯了眯眼,不肯罢休的道:“你们必须现在就搬!”

樊守一听这话,猛地一跺脚,屋内本在休息的大虾子,突然嗖溜一声窜出来,以最快的速度将樊雅缠住,吓得村民四散逃开,樊雅更是痛苦的喊出声,“呃……樊守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快让这条臭蟒蛇松开我!”

因为大虾子身上有解毒酶,所以,大虾子并不怕樊雅施毒,而且,大虾子是把樊雅紧紧缠住的,双手双脚被缠,她也没法施毒。

更为让我解气的是大虾子爬过去的时候,身上粘到了门口的大粪,一身的屎裹在樊雅的身上,臭味那不是一般的浓啊!樊雅这会被大虾子还弄倒在地,所以,头上的银饰帽子掉到了地上的粪水堆里,别提多恶心了。这会她说话间,大虾子还把沾了了屎的头翘起来,朝她嘴上吐信子,屎就这么掉在她的嘴巴……

“呃……”我实在憋不住,捂住胃在一边吐去了。

樊守这会也笑了,对樊雅说:“我说今晚搬就今晚搬,看你们谁敢逼我。”

他这话说完,目光冷冷的扫了回到自家门口,惊魂未定的村民一眼。他们见状,没人敢反驳他。

樊雅这会被大虾子缠的受不住了,所以,一边恶心的闭着眼,一边气恼的喊道:“好,我就宽限你一下,你……呃……你让这条臭蟒蛇滚开!”

樊守闻言,这才深深的舒了口气,对地跺了几脚,指着村东头的一条小溪对大虾子命令道:“去溪里洗洗身子,沾了一身屎和一身骚,劳资可受不了。”

“噗……”我本来好不容易不吐了,就被他这句话逗乐了。

一身屎,那是地上沾的,一身骚,可不就是说樊雅身上弄来的嘛?这樊守骂人不带脏字,杀伤力也是十足的!

大虾子得令,嗖溜一声,松开樊雅,快速的朝村东头的小溪爬过去洗澡了。

樊雅这会坐在地上,看着身上沾的那些大粪,皱了皱眉头,想吐,又感觉到我的目光,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忍住没吐。估计觉得有些丢脸,忙爬起来,连那好看的银饰帽子都不捡就跑了。

她一走,樊守就不屑的朝她背影白了一眼,“这也叫个女的,不知廉耻,咄咄逼人,瞎子男的都看不上她!”

我听到樊守的话,惊呆了!

一脸崇拜的望着他,“守哥,你文绉绉的说了两个成语哎!好厉害哦!”

樊守闻言,扭过头伸手弹了我鼻头一下,“小呆瓜,这就叫厉害啦,我在县城上学那会,不怎么认真听课,都是考第一的人!这有什么的。”

我第一次听他说自己来村寨之前的事情,所以,赶紧趁热打铁的问他,“那你后来怎么会来这村子呢?”

“我爸妈送我回来的,因为我中了蛊……”说到这,他叹了口气,“现在不说这些了,你先在外面呆一会,我把门口的大粪冲了,你再进来和我一块收拾东西,晚上……晚上我们就搬走。”

说到搬走,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看着我。

我明白他是怕我吃苦,其实我也怕没地方住,住在野外被各种小虫子叮,但是我不想他难受,于是笑着说道:“好啊,我最喜欢露营了,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这是最原生态的生活了!哈哈哈,好期待哦!”

樊守却看着我好一会,别过头,落寞道:“傻瓜,撒谎都不会!放心,这只是暂时的……以后,我樊守,一定要你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的饭菜,过最好的日子!”

听到这话,我心一颤,一股暖意就涌上全身了!这比任何情话都感人!

喜欢蛊夫请大家收藏:(www.135zw.com)蛊夫135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蛊夫最新章节 - 蛊夫全文阅读 - 蛊夫txt下载 - 月蓉的全部小说 - 蛊夫 135中文

猜你喜欢: 蜜汁炖鱿鱼相爱恨晚秘境学院乾隆后宫之令妃传异闻档案我的如意狼君卡牌法师顾盼生辉侯沧海商路笔记废材冒险家的调教方法国士无双天才相师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法医禁忌档案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偷脸鲜满宫堂真空闭合恋爱要猛,结婚要宠:先婚后爱你的美梦到此为止流浪地球浪花一朵朵民间山野怪谈狼王梦匆匆那年盲女x警官,探案簿
完本推荐: 美女房客爱上我全文阅读葬神全文阅读我是贴身大校草全文阅读总裁撩妻:宝贝娶一送一全文阅读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全文阅读暧昧高手全文阅读豪门崛起:重生千金是学霸全文阅读战天神皇全文阅读神霄煞仙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王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奋斗在初唐全文阅读灵异怪谈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全文阅读魔帝狂妻:废柴嫡小姐全文阅读超级战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妖女乱国寒门宰相我能升级避难所史上最稳太子爷重生世子爷首辅娇娘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农家辣娘子以契为证九域剑帝万古第一仙宗第三十九次攻略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奋斗从镇邪司开始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平步青云她在司爷心尖撩火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都市之奇异小子要逆天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超神圣骑士绝代神主全球圣人时代致命偏宠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白骨大圣一品神农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

蛊夫最新章节手机版 - 蛊夫全文阅读手机版 - 蛊夫txt下载手机版 - 月蓉的全部小说 - 蛊夫 135中文移动版 - 135中文手机站